• 相逢不语,一朵芙蓉著秋雨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金风抽丰起兮白云飞,草木黄兮雁南归。风过,黄叶各处,从一片片飘动的落叶里读到了性命的真理。秋,已入了眉眼,十足,都显得那末静美安恬。

      “落红不是有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人生的斑斓,不在于争,而在于守。守着一颗初心,守着人间最美的商定,平静的糊口,体味秋雨绵绵的多情,感知秋荷凋零的禅意,读懂尝鼎一的况味。将淡淡的喜忧,融墨于字里行间,让一枚温婉,在清怡的节令辽远。

      一夜清风小雨,晨起,一丝丝凉意沁心,榆梅的叶子也渐渐变黄了,一枚、两枚……随风微微落了上去。尚有露水停留在月季的花瓣上,给寂凉的节令带来些许诗意。时间和尘凡老是相伴而行,潇山风里,尘凡画外,有梦的处所,便会有爱。老是在芦花似雪的处所等你,那一泓碧水,映托着我的身影,想着你会循着我的足迹踏歌而来;也老是在笔墨的空隙里写下不悔,用无声的言语互传着心灵的默契,那份理解,是相知相准时相互给予的暖。一纸深情,半窗相思,任思绪缠绵在清逸的日子里,微微念,深深藏……

      秋水无痕,秋花尚在,漫步陌上,那紫的、白的、黄的小菊花在山野上浅浅的开着。喜爱如许的节令,不冷不热,天高云淡。秋的清澈与恬静,仿若一个温婉的男子,环佩叮咚,踏着零碎的时间,从云水深处走来,而多情的秋,已为你铺好十里红叶,你一路捡拾春色,一路微笑着等候陌上走来的过客。

      温一纸婉约,守一怀平静,我听到桂花树下的耳语,风住尘毒草未落,心里溢满暖和,我晓得,你就在桂花树下温好茶等我,低眉,捡拾一缕年代的从容,轻拢慢捻一袭淡淡的花香,淡淡行走,你在,即是时间捐赠与我的斑斓。

      不预约,也不花开,咱们的碰见,是那末的风轻云淡。这是一种心与心的融合,一种魂魄与魂魄的吻合,我不寒而栗的呵护着、爱护保重着,这份暖和和激动。或许,这只是一个遥不成及的梦,但我仍然

    依据会感怀缘分,让我守着这份真情,由于你是如斯深刻的走进我的性命。爱着,痛着,守着,未然是一种幸福。由于理解,以是慈善;由于疼惜,以是不离不弃。情到深处是无语,是冷静的挂牵,是心疼的堕泪。我晓得,你一向都在,零碎的话语,已温润在彻夜的梦里

      日子,似乎一向清浅且繁忙着,有风,有雨,也有云,最喜爱的仍是秋天的暖阳,不是怕冷,只是还有希冀。很累的时分,我会悄然默默的坐在院子的一隅,看紫色的小菊在金风抽丰下摇摆,与花相遇,是暖,是喧嚣当时的风清云淡。

      读过书里的一句话,“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它们很暖和,我凝视它们良多良多日子了……只记花开不记人,你在花里,如花在风中。”如许暖和的句子。你不在,我却瞥见门前的花开,仿佛瞥见了你。悄然默默的,不谈话,菊在阳光下微笑着,如许就很好,时间变得很平静,抬头看云,垂头侍花,风,轻抚过我的脸颊,低眉,轻嗅,有淡淡的花香,还有你的味道。

      喜爱清秋里黄叶的成熟静美,淡淡的来淡淡的去。不愿望,给人以安好坦然,简略而有余韵。究竟是凉了,窗外有风,微微地敲打我柔软的心,而我只是本身跟本身谈话,想一想苦衷,想一想你,多想有一双暖和的手,抚慰着我的身子,让我再也不寒凉。

      想起那句暖和的话:心爱的,即便咱们是两滴秋露,也要起劲游向相互,将两朵清凉扑灭成你我的永远。即便此刻的我,只是一朵被秋雨打湿的落荷,可是想一想这句话,想一想还有你在,就已很暖和了。你说你会在梦里等我,希望彻夜有梦,梦里也一定会有你。如果,只是在梦里能力与你相见,那末,我宁愿永远梦着,再也不醒来……

      我想,我是一枚落叶,不经意间被风带到你的窗前,因而,便有了你的驻足,你的凝眸。我想,我是开在你城池的一朵荷,在月华里,袅袅婷婷,只想与你朝夕相守。你的影,沉静成一轮瘦月,在一茬一茬的时间里,你捡点着朵朵暗香,忘了明月已点点消瘦。

      已经,淡淡的昏黄,点点的耳语,把年华装点成飞花落月的才情,让相思穿透南国的烟雨,等候梦的邂逅。如歌似水的月色,是咱们的烟雨。渐行渐远的秋天,仍然

    依据留着我对你的忖量和留恋,对你的一点一滴,不论明晰仍是恍惚,我都邑选择不惊动每一片飘落在我肩头的落叶,径自安安悄然默默守望着,行走着,让最后相见的花永远开在我的心里,氤氲着魂魄深处静涵的香。

      画一朵凄凉,描一段时间,挽一袭青纱,若干想念浅吟成画? 那些暖和的日子里,有不微寒?有不十足都归于平平之后,还会想起的伤感?静夜悄悄,那句温情的话语还留在耳边,而你,就在静水岸边,用清澈的眼眸望着月儿,月上枝头,可是我触手可及的和顺?落字为念,听,远处,一曲循环中的浊音

    清新,又唱起咱们一同写下的初志。一缕芳香,一抹忖量,一份安暖。

      一个懂字,包涵了所有的言语和委屈,也让等候有所值得。人生里总有些放不下的情素,宛如滕蔓,缠环绕绕的在你的魂魄中伸张,而你却不想去躲闪,甘愿蒙受着如许甜美且痛苦悲伤的牵绊。

      云且留住,那是心之所往,在淡忘与铭记之间,在爱与痛之间,在枯草与寒冰之上。能留得住的,是沾了清露的色泽,那是来自心坎的安宁与欢乐。心灵的温度,如人饮水;花开的声响,也只有在平静的时分能力听见。一个人的时分,更多的是心的自由和寥寂,我且享用这寥寂。

      悄然默默地坐在窗前,看兰花又生出了一些嫩叶,青葱怡人,植一缕清芬于心间,任馨香淡淡,这些染了墨香的时间,让笔墨也变得清浅,心倒也多了一些清透和清白,多了一些坦然、安谧。

      想起纳兰的那句“邂逅不语,一朵芙蓉著秋雨。”轻柔妙曼,娇羞宛然,像水里的莲花,在小雨的抚触下,散发着清透漠然的斑斓。无论是昔日的情怀仍是今时的碰见,可以

    呐喊邂逅等于缘分,不期而遇也好,刻意知会也罢,终究是见着了,即便无语,却永远宛如花香一般曾洋溢过淡淡的清香。

      凌晨,一缕晨风踩着霜露,从山的那一边穿尘而过,送来淡淡清香。一笺心语,适意浓浓秋意。性命的禅意在一抹春色中运动,那抹诗意,穿过秦时的明月,汉时的关山,越过诗经的在水一方,给秋天披上一层薄薄的轻纱。

      是你在清风里低吟浅唱,是你在飘动的枫叶上写满诗香,是你用不老的清安好坐,等那一朵芙蓉绽开。那一片静,在节令的留连中娉婷,倚窗,不语。在一池秋水里,在一抹晨曦里,我分明嗅到的只是其间的芳香和暖意。

    上一篇:文艺批评之三症

    下一篇:“不要讲话”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