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年龙峒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战争一直没有发生,但是为了没有发生的战争,整个城市做了很多准备。

      

      每一家的灯泡上都装置了黑布,一旦空袭来临,就可以拉下布套,遮蔽灯光,使前来空袭的敌机找不到对象。

      

      少年听到“呜——呜——”的警报声,即刻躲避到桌子下,用手抱着头部,蜷曲得像一个婴儿。他在空袭警报的声音中分辨着节奏的变化,从缓慢到紧张,越来越急促。“这是紧急警报了,应该赶快跑进防空洞去。”他这样告诉自己。

      

      在犹豫的刹那,警报的声音又舒缓了,慢悠悠的,像慵懒的猫伸着懒腰。他听到了邻近的人家讲话的声音,收音机里广播员字正腔圆地讲述空袭警报演习的声音,还有隔壁厨房里沈妈妈“叮叮当当”开始炒菜的声音。

      

      “没事就来一个空袭演习,他妈的——”隔着竹篱笆,沈伯伯粗犷高昂的声音特别浑厚有力。他喜欢下棋,每次下棋下到一半,突遇空袭演习,他就要停止下棋,因此特别恼怒,骂着骂着,还对着天空加了一句:“有种你就来个真的嘛!干吗穷演习!”

      

      对于战争,大人们常常有很不同的评论,在空袭警报的紧张声音中,通常大人们也都不完全遵照规定噤声,他们或者躲避在桌子下面,或者挤在防空洞中,仍然评论着有关战争的种种。

      

      “战争很可怕吗?”在阴暗的防空洞中,他依偎在母亲怀中,抬头仰看母亲在幽微的光线里微笑着的侧面。

      

      母亲没有回答什么,好像战争是一段没有声音、没有画面的空白。

      

      他记起学校里播放过空袭的影片,飞机轰隆隆飞来,逐渐低飞,飞到城市建筑物密集的地方,从机腹处放下一枚一枚的炸弹,接着是被炸裂的房子,四处飞散的爆破物,滚滚翻腾的硝烟,坐在废墟中哭号的幼儿……

      

      他看过很多次有关战争的宣传短片,大多数是在学校,在固定的时间播放给全校的小学生看;也有时候是在庙口广场,用几根粗麻竹搭架子,架起一张白色幕布,用一台发出很大声音的放映机,播出战争画面——飞机低飞,投掷炸弹,房屋倒塌爆裂,人们奔逃哭叫……

      

      那或许就是“战争”吧——是一部看了又看的陈旧影片,同样的情节一演再演,终于使他觉得“战争”好像是某些人编导的一出戏,可以到处巡回演出,可以使大家在平静无聊的生活里多一点戏剧性的惊恐。

      

      母亲对战争总是沉默微笑以对,仿佛战争从来没有发生过。

      

      “防空洞很安全吗?”在阴暗密闭的圆形穹隆的空间里,少年挤在母亲怀中,听着母亲很近的呼吸与心跳,仿佛又回到了胎儿的状态。

      

      母亲依旧没有回答,但是坐在旁边的沈伯伯听到了,他忽然大声说:“防空洞安全吗?防空洞里死的人才多呢。”他皱着眉头,恶狠狠地摇着头,发出“唉——唉——”的沉着而痛苦的悲叹声。

      

      “防空洞啊,就是鬼门关,鬼门关,你知道吗?”他把一张极恐怖的脸贴近少年,少年本能地往后退,缩到母亲怀中。

      

      “鬼门关啊——”沈伯伯长长吁叹一口气说,“几百人挤在一个大防空洞里,以为安全了,有人还买了烧鸡吃,谁晓得,他妈的——一个炸弹左不炸右不炸,恰巧炸在防空洞门口,洞口堵死了,几百个人出不来,闷在里面,没有空气,活活被闷死太阳城娱乐可以提供给玩家在线游戏的玩法,太阳城是一家拥有正式注册的最具有权威的正规博彩网站公司,棋牌赔率彩金博彩娱乐平台是国内最人性化的一家娱乐平台,如果游戏者在娱乐的过程中对太阳城娱乐游戏评价有异议都可以提出了——等工兵挖开洞口,一洞都是尸首,惨不忍睹啊,真他妈的——”

      

      少年的战争记忆不再是飞机低飞、投掷炸弹、房屋倒塌这些文宣短片中寂静无声的画面,“战争”的记忆里忽然有了沈伯伯粗哑苍老的旁白,一段声音的控诉,画面仿佛才有了真实感。

      

      那一段使人惊悚的旁白仿佛是战争真正的注解,他缩在母亲怀里,发现母亲仍然微笑的脸庞上流下两行泪。

      

      战争始终没有发生,少年长大了,嘴角冒出青嫩的髭须,头角峥嵘,像一头初长成的小鹿,有敏捷的四肢,可以即时快速奔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一旦奔跑起来,就听到脚后跟着一长串空袭警报的声音。

      

      战争像是罩在灯泡上的黑布的阴影,黑布拿掉了,那暗影却始终留在苍白的墙上摇晃。

      

      就像社区家家户户大大小小的防空洞,在战争不再成为文宣重点之后,在空袭警报演习的活动停止之后,那些防空洞却还那么具体地存在着,像人身上生过疮留下的疤痕,那么触目惊心地提醒着一段从没有发生的恐怖事件。

      

      防空洞上长满了杂草、野花,覆土厚的防空洞上甚至栽植了扶桑、芙蓉,一年四季开着艳红或浅粉的美丽花朵,在阳光下迎风摇曳,使人逐渐忘记那个地方与战争的关系。

      

      有些防空洞被拆除了,盖起了房舍。

      

      有些防空洞被遗忘了,成为附近居民丢弃垃圾的地方,建筑物的废料、剩余的食物、猫或狗的死尸、破旧断脚的家具……都堆放在防空洞四周,防空洞成为肮脏、破败的记忆,好像大家努力在这里丢垃圾,是想要用垃圾掩盖掉对战争的恐惧。没有人愿意再靠近防空洞,然而,防空洞附近的野花总是开得最为艳丽。

      

      因为连日豪雨积水,防空洞附近被淹成一片水泽,很快有青绿色的浮萍蔓延生长起来。甚至还从附近的太阳城娱乐可以提供给玩家在线游戏的玩法,太阳城是一家拥有正式注册的最具有权威的正规博彩网站公司,棋牌赔率彩金博彩娱乐平台是国内最人性化的一家娱乐平台,如果游戏者在娱乐的过程中对太阳城娱乐游戏评价有异议都可以提出池塘漂来布袋莲,一个一个圆鼓鼓的球茎浮在水中,上面开出紫蓝色有黄斑点的花。

      

      他是为了观察布袋莲来的,走近防空洞附近,发现有小小的鸭雏在水中游泳,看到他走近,并不惊怕,反而抬起头侧着眼睛看他。

      

      少年翻着书包,想起中午的便当里还有吃剩的饭,便拿出来,把米粒摊在手掌上,呼叫鸭雏来吃食。

      

      鸭雏疑虑了一会儿,不多久,游了过来,望着少年手掌上的白饭粒,似乎感觉到是美好的食物,便一摇一摆走来,用小小的喙叼食饭粒。

      

      少年感觉到掌心一点一点轻微叼食的鸭喙的力量,非常开心地笑了。

      

      他并没有细想防空洞附近为什么会有一只可爱的鸭雏。对少年而言,在逐渐成长的岁月,随着腋下、小腹下一片茂密的毛发的生长蔓延,似乎他也一直在寻找着一个可以躲藏起来的角落,可以躲藏起来,不被他人发现,他越来越恐惧被他人看见自己身体的变化。在与父亲共浴时,他总是想尽方法夹紧双手双脚,试图掩盖自己身体某些羞于见人的部分。而这被遗忘在一个角落的荒废了的防空洞,似乎正好成为他躲藏自己最好的地方。

      

      他陶醉于鸭雏的叼食,芙蓉花的摇曳,积水中的布袋莲,以及水中倒映的云天的影子。

      

      忽然一阵巨大的吆喝声响起:“天杀的,你们要把我怎么样?”

      

      他一回头,一个蓬松着头发、一脸花白胡子的瘦削男人看着他,紧紧握着拳头。

      

      少年望着那如同野兽被惊吓时的眼睛,觉得似曾相识,却又不记得在哪里见过。

      

      那男子咆哮着:“你追到这里来了啊——一个防空洞的人都死光了,你还不肯放过我啊——你饶了我吧!你饶了我吧!”

      

      男子号啕咆哮,跌坐在泥泞中,满身满脸都是泥水,一身都是垃圾一样的臭味。

      

      少年想起学校老师曾警告过他们,不要去废弃的防空洞玩,“那边有疯子——”

      

      “这是疯子吗?”

      

      少年望着这个蒙着脸号啕大哭的男子,他哭号的声音这么粗哑低沉,像是空袭警报的声音,忽长忽短,忽然紧张,忽然放松。

      

      “战争还没有结束吗?”

      

      少年看着男子,心里涌起一片凄伤的回忆,仿佛灯泡上的黑布影子又摇晃了起来。

    上一篇:忘不了你关于你的记忆

    下一篇:没有了